欢迎进入杭州市龟鳖行业协会网站!
全文搜索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品牌推荐 >>
龟鳖文化 >>
龟鳖动态 >>
公告栏 >>
政策法规 >>
协会概况 >>
会员风采 >>
联系我们 >>
供求信息 >>
龟鳖园地 >>
龟鳖行情 >>

龟鳖文化
魏新:吃个老鳖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05-31]  已浏览 58 次  
原创: 魏新 魏道泉城


 

 

 老鳖,即甲鱼,有甲,但不是鱼。和龟一起俗称王八,又和龟有明显差别,它壳软,牙硬,性急,更常见,也更好吃。
  我小时候,老鳖很便宜,没有猪肉或鲤鱼贵。可能因为形丑,肉少,做起来又麻烦,并不受青睐,和狗肉一样上不了宴席。菜市场那些卖鱼的小摊,边上偶尔会摆一两只老鳖,都是捕鱼时不小心打上来的,平趴在桶里,探头探脑,一副懵懂的样子。当有人靠近,卖鱼的人会提醒,千万别乱动,因为老鳖一旦咬住东西,绝不撒嘴。坊间有个说法,万一被鳖咬到手,学驴叫,鳖就会松口,说得神乎其神,未见有人成功过,也无人主动尝试。或许,最早这么说的那位,是目睹了人被鳖咬的惨状,喊叫都变了腔,如驴嘶鸣,后来就有了被鳖咬学驴叫的讹传。
  人们对老鳖的误解绝不止这一条。歇后语常拿它开玩笑,一会儿看绿豆,一会儿吃秤砣。但很显然,老鳖对绿豆和秤砣不会有什么兴趣。更无辜的是,人骂人,也爱拿老鳖说事,什么王八蛋,鳖孙,龟孙等等,骂得连人带鳖都一肚子憋屈。其实,古时候,相当漫长的时间,人们是崇拜老鳖的,觉得能通神灵。用其占卜,才留下甲骨文。直到开始世俗化的明清,老鳖才从神话变成了脏话。
还有知识分子为其洗地,说王八蛋并非是说老鳖,而是“忘八端”。本意是忘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我不太信。真要是这种逻辑,放到今天,还不如说,忘了“八项规定”呢。
  不管如何骂,人们始终不忘吃老鳖,并一直传颂着吃鳖大补的说法。即使是在老鳖很便宜的年代,也都深信不疑。那时我有些贫血,大人们就经常给我买老鳖吃,说是可以补血。家里没什么讲究的做法,就是剁成块清炖,肉不怎么香,微苦,还有股土腥味儿。吃的时候,我特别羡慕邻居家小孩,他不贫血,而是常流口水,偏方据说是吃猪尾巴,所以常看到他叼着一根长长的猪尾巴狼奔,仿佛刚刚吞下了一头猪。他的偏方,治得我口水长流。
   那段时间,家里隔三差五就买只老鳖,都是活的,买来就放在脸盆里,吃的时候自己杀。杀老鳖最粗暴的方法就是照鳖盖上猛踹一脚,老鳖的脑袋就会伸出,然后挥起菜刀,一刀下去,鳖头落地。稍懂些技巧的,就拿根筷子去戳鳖头,等老鳖咬住筷子,就使劲往外拽,把老鳖的脖子引拽出来,一刀毙命。不知为什么,后来读汪精卫的那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我总想起杀鳖这一系列动作。
   有时,家里买来老鳖,没有马上杀,而是先放脸盆里养几天。那几天,老鳖就成了我最好的玩具。没事儿干的时候,我就蹲盆边上看老鳖。老鳖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是挺耐看,越看,越觉得憨态可掬。一次,可能是受了《龟兔赛跑》的启发,我突发奇想,把老鳖从盆子里放出来,看看它到底能跑多快。当时我家住在工厂宿舍,门口就是一片布满水坑的荒草地。我端着盆子出来,扣到地上,掀起盆子,四爪朝天的老鳖突然伸出脖子,使劲在地上一埂,就正了个,然后迈着小短腿,向前爬去。开始速度还没这么快,结果越来越快,直奔旁边一个水坑,我奋起直追,不小心脚下一滑,老鳖已经跳了进去。
   时隔多年,我依然能想起那只老鳖奋力冲刺的样子。为了生命和自由,老鳖义无反顾。即便到了水坑里,也会孤独至死,但至少曾经努力过。 
没几年,老鳖的身价就暴涨起来了。在没有海鲜的老家县城,老鳖突然成了餐桌上一道最上档次的菜肴,重要的宴请,压轴菜一定是老鳖。炖,或炒,都大受欢迎,上来之后,往往夹不了两筷子,就只剩一个空空的鳖盖。
   为把老鳖吃出仪式感,人们还发明了一些新的吃法。比如和鸡一起炖,称之为霸王别姬(项羽若在天有灵,或许会生气)。还流行过喝血酒。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在济南工作,有次和单位老板出差,路过老家,两个朋友设宴款待,上来就端出一只活老鳖,现场放出一小碗血,掺到酒里。别说年轻如我,就连老板都没见过这样的世面,被腥辣的烈酒灌了个大醉。第二天眼睛通红,血似乎全涌到了白眼球上。  
老鳖的风靡,让老家很多人开始养鳖致富。记得邻居家就包了两处水坑,专养老鳖。不过,老鳖不太好养,需要专业技术,他们家好像也是今年挣一笔,明年亏一笔的干,没几年就不养了。
  老家有专门养鱼养鳖的人,有的还是世家。我有个朋友就是,从小在水坑里长大,精通水性,一身腱子肉,浪里白条张顺似的,只要有水,不需要任何工具,跳进去,就能捉鱼抓鳖。
他还有一绝活,就是打老鳖。具体打法是在特制鱼线上拴一个小铅锤,边上是四个小钩子,看到老鳖露头,就把铅锤甩下去,砸老鳖的脑袋,把老鳖钩上来。每年五六月份,他都会带着这套打老鳖的家伙什,去找一个大点的野水坑,静静观察,老鳖需要露头喘气,头从水面露出一点,嗖一声,铅锤划出一个抛物线,直奔鳖头而去,十米左右的距离,他打十竿子,差不多能打八个野生老鳖出来。
   这份准头难度是非常大的。因为老鳖露头仅那么一点点,在外人连看都没看见的情况下,他的竿子就下去了,而且有如此高的命中率,这不光需要勤学苦练,还需要相当的天赋。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台球在县城总是第一,市里也数一数二,于是理解了他打老鳖的神奇。
前两天他来济南,让画家刘明雷给我打电话,说刚打了四只老鳖,正好送来。我们在酒店等他,七点多时,他提了两个塑料桶进来,每个桶里两只桶底大小的老鳖,他放下桶,说:“昨天打了五个,让人孬走一个,剩下四个,有两个老在里面咬,你看,桶里都是血。”

 那天我们喝了不少酒,喝的过程中,聊了不少老鳖的烹饪技巧,估计老鳖在桶里听得心惊胆颤,绝望至极。散的时候,已近凌晨。原计划,和刘明雷以及另外两个朋友把老鳖分了,一人一只,提着桶走出酒店的一刹那,突然都沉默了,不知谁提议说,这么大的老鳖,要不把它们放了吧。大家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打了一辆车,去找地方放老鳖。路上,司机师傅听出了我们的意图,一再提醒我们,老鳖很好吃,炖,或炒,大补。
  把老鳖放到河沟里的那一瞬间,一个朋友突然跪下了,冲着河水念念有词,大概意思就是老鳖啊老鳖,从老家来一趟济南不容易,好好在济南混吧,祝愿你有个好的前程。
  原来,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即使我们的内心早就如鳖盖一样坚硬,依然有一层柔软的裙边。
不容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千年的甲鱼万年龟,百年的兔子..
  • 名称:杭州农业信息网
描述:国内著名的CMS建站系统提供商
  • 名称:杭州营巴客
描述:杭州营巴客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 名称:杭州电子商务协会
描述:站长网
  • 名称:浙江农业信息网
描述:浙江农业信息网
  • 名称:上海水产行业协会
描述:上海水产行业协会
  • 名称:中国渔业协会
描述:
  • 名称:浙江农民信箱
描述:浙江农民信箱
  • 名称:杭州市民间组织管理局
描述:杭州市民间组织管理局
  • 名称:龚老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描述:
  • 名称:浙江省海洋与渔业网
描述:
  • 名称:杭州渔技网
描述:
  • 名称:中国渔业信息网
描述:
  • 名称:畜牧水产养殖网
描述:
  • 名称:浙江金甲饲料有限公司
描述:
  • 名称:甲鱼包装
描述:
  • 名称:富阳富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描述:

首 页协会概况新闻中心政策法规会员风采协会会刊留言板联系我们后台登陆
 杭州市龟鳖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杭州营巴客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制作维护 浙ICP备1405150号
地 址:杭州市余杭望梅路619号万事利科技园16幢A座302室,传真:0571-8623 3981 联系人:赵先生
E-mail:info@hzybxh.com www.hzybxh.com
Copyright@http://www.hzyb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